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1

帝雉.Mikado Pheasant

帝雉公成鳥具有藍得發黑發亮的羽色及長尾羽,雍容華麗顯現牠的帝王之姿,雖然這個『帝』字是來自於一個美麗的誤會【英國命名者以為這是日本天皇所持有的那對台灣雉,後來證實那對其實是藍腹鷴】。 藍腹鷴與帝雉的誤會還在中華民國首次發行千元鈔前,公布千元鈔將採用帝雉為標誌,但樣張卻用了藍腹鷴的圖片……發現後當然改成帝雉,也為台灣兩種特有雉雞增添了命運與共的關聯。 帝雉主要出現於中、高海拔山區,以地表蠕蟲、植物嫩芽、果實為食,常發現於道路旁覓食,不擅飛行,遇有狀況則鑽進附近樹叢溜走,發情時臉上紅肉垂會增大,常有展翅重作,尾羽於發情後脫落,之後再慢慢長出新尾羽,台灣的高山原住民族喜用其尾羽當頭飾,也就是原住民頭飾上的尾羽被英國採集者送回英國後定下學名,這種沒有全雞標本就命名在分類學生也屬少見,相關故事請見Wikipedia:帝雉。母鳥則顏色樸素,負責育雛的大部分工作.學名:Syrmaticus mikado.另名「黑長尾雉」。

五色鳥育雛一.Taiwan Barbet

五色鳥被提昇為台灣特有種,是中、低海拔很普遍得見的鳥種,四、月間開始尋找適當的樹幹鑿洞築巢,選擇的樹幹通常是已有乾枯病癥且其樹幹的生長角度必需是挖入後不易積水的,這些年台北因為風險管理積極處理枯木、危幹,造成五色鳥巢洞位置不易尋找,五色鳥有朝向找健康樹幹挖鑿的趨勢,此種情形下通常會先進行一半,次年再續為挖築,真正用來育雛,例如2010年中正紀念堂的育雛點,而2011年則在大安公園目睹數個健康苦楝樹的初期施工巢洞,依樹木狀況,今年應該不易成為育雛的巢洞,留待未來繼續觀察。 五色鳥在選擇樹洞時會對多棵樹木的樹幹用嘴喙敲擊試鑿,研判是在找尋已有輕微註蝕之樹幹,挖鑿時十分專注,不怕人們近距離的觀察,也曾有聽聞挖鑿時遭受松鼠攻擊的事件,挖鑿中期身體入洞空間狹小,所以是尾部直接後退,整個身體昡出洞口後直接將木屑灑出構入內施工,但後期洞內空間寬敝時,則會由頭部出洞,而且經常是將整口木屑帶離到附近枝幹後再丟棄。此時另一半會帶水果回來犒賞施工者,同時也開始有交配的行為。(延伸文章:五色鳥育雛二、五色鳥育雛三) 找尋適合樹幹中…… 這一洞應該會穩定下來,如無意外,將精采可期。 成對交換班

藍腹鷴二.Swinhoe’s Pheasant

藍腹鷴母鳥雖然維持著雉科母鳥的褐色、低調,但其箭簇狀的斑紋卻是十分整齊而且顯目,公鳥藍、白羽配上紅色的腳與臉頰,十分雍容華貴,故有華雞之稱,常出現在中低海拔密林邊緣,但也是人類活動主要範圍,所以一度族群數量銳淢,幸好保育觀念推廣有成,目前族群有稍微增加的趨勢,希望未來能普遍可見,學名:Louphura swinhoii。 之前的文章:藍腹鷴.Swinhoe’s Pheasant。

朱鸝.Maroon Oriole

台灣特有亞種,因為牠的美麗而遭獵捕,野外族群數量稀少,是珍貴稀有的二級保育類動物,又名紅鶯、大緋鳥,體羽紅,頭翅黑,公鳥腹部全紅而母鳥則為較淡紅色且帶有棕黑色條紋,雖雜食性,不過育雛時皆以昆蟲、軟體動物甚至蜥蜴等餵食幼鳥,推測係為了加速幼雛成長所需之動物性蛋白質,母鳥餵食較為積極,公鳥會參與餵食但主要時間都在巢區附近警戒,即使嘴中含有食物,也會等母鳥餵食後才會接著入巢餵食,母鳥則在攜回食物會立即餵食然後立刻離開,兩者分工極有規則。學名:Oriolus traillii。

total of 1311112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