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鳥

太平洋金斑鴴.夏羽.Pacific Golden Plover, summer plumage

金斑鴴在台灣為冬候鳥,來台時已轉為一身金黃的冬羽,雖然春過境時也有不少轉夏羽的個體,但極黑色系的完全夏羽就較為罕見,2020年竹圍漁港小燕鷗繁殖季就有一羽夏羽待在小燕鷗的澡堂,讓我有機會一睹牠的風采。

太平洋金斑鴴的名稱來自於牠的金色斑紋,體型也不小,有別於一般水鳥的樸素羽色,算是相當值得拍攝的水鳥鳥種,通常是群體活動,因為相互合作警戒的緣故,整群的金斑鴴並不容易接近,稍有動靜即群體飛離,不過如果遇到個別覓食時,通常又神經蠻大條的,等在車上就有機會近拍牠們,偏好在旱田棲息、海灘覓食、水田洗浴,所以度冬期在這些地點巡訪,見到牠們的機會不算小.學名:Pluvialis fulva

竹圍漁港小燕鷗.Little Tern@Zhuwei.2020/05/31

2020年第二次到竹圍漁港紀錄小燕鷗育雛,人蠻多的,能卡到位就好,無法挑角度,在這種光線、距離條件下,Nikkor 200-500/5.6 這支鏡頭表現相當不理想,畫質鬆散,對焦也不是很準,還有地面熱氣也影響了畫面的清晰度,就盡力拍攝囉!

鳥類為了幼鳥的安全,在幼鳥孵出後會將味道濃厚的蛋殼咬出巢區丟棄,小燕鷗亦然,不過這次拍到的好像是親鳥在玩蛋殼……可能是剛從巢位帶出又掉到地上,親鳥咬來咬去的,最後還是咬了飛走。

有不少巢已孵出幼鳥,親鳥忙進忙出咬魚回來餵食,也有還在孵蛋中的堅守崗位,偶爾驚飛或另一羽親鳥回來換班之類的,快門按不停就是了。明年如果育雛區能整理得乾淨些,那就更完美了。

竹圍漁港小燕鷗.Little Tern@Zhuwei.2020/05/24

自從在彰化福寶首次紀小燕鷗育雛以後,小燕鷗就成為我的夏季的重點戲之一,只是地點換到較方便的竹圍漁港,在我攝的前兩年,小燕鷗復育棲地並沒有很嚴格的管理,個人是搭偽帳拍攝,對小燕鷗的干擾程度尚屬輕微,不過拍攝過程常有未偽裝的攝友前來,其干擾就相當明顯……前年與去年桃園市政府與鳥會採取較嚴格的管制,拍攝難度變高,角度亦不佳,今年則在嚴格管制下增加了人性作法,鳥友有一個固定的範圍進行拍攝,拍攝區域的黑網亦能減少對小燕鷗的干擾,實是鳥人之幸!

個人一向認為鳥類的棲地是被人類嚴重的剝奪,人類如不用積極的手段予以復育,實在有失公平,部分人士持不應干擾自然生態之名,個人無法苟同。

飛翔照

地面版

大園尖尾鷸.Sharp-tailed Sandpiper@Dayuan.2020/04/27

尖尾鷸在過境期算是很普遍的水鳥,不僅會在海灘活動,亦會到水田區域棲息覓食,喜成群活動,中型體型,羽色較小型的雲雀鷸(長趾濱鷸)接近,但體型上可以區別,學名:Calidris acuminata

同日所拍的其他水鳥也放在此處。

鷹斑鷸(林鷸)

唐白鷺

黃鶺鴒

黑腹濱鷸

大園灰斑鴴.Gray Plover@Dayuan.2020/04/27

我與灰斑鴴的緣份來得很晚,得利於許厝港濕地再造工程,終於有近距離光線可以的照片了(前一周光線不夠好)。灰斑鴴在飛行時可以看見翅下有大塊的黑斑,斑紋與金斑鴴較相似,但顏色為灰色系而非黃金色系,夏羽時和金斑鴴一樣臉及胸腹會轉黑色,學名:Pluvialis squatarola

total of 2865700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