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ds

鵂鶹圓夢.Collared Owlet.2021/01/19


為了找鵂鶹,我每年都到烏來福山村5趟以上,見到的機緣既小又沒好角度與充裕的時間拍攝……算是我想拍又超無緣的鳥種。

聽聞林務局南澳工作站出現鵂鶹,心中直納悶,這海拔未免太低了吧,一直到鳥訊確認,又剛好請假到宜蘭拍攝斑頭雁,就在拍完斑頭雁後往南澳一探究竟,歸功於蘇花改,很快就到達南澳工作站(南澳生態教育園區)。到達時鵂鶹已停棲在高枝,先入袋為安,再去拍攝琉球山椒。再然後回來等待依然高枝的鵂鶹,等了好久直到2部遊覽車進場,鵂鶹突然衝向車頂又拐彎到較低的枝頭,然後就開啟一連串地拍攝,而牠也換了幾個停點,幸運的角度均不高,除了光線較暗外,實在讓人大呼過癮。

鵂鶹是台灣最小的貓頭鷹,也是惟一日行性的貓頭鷹,以昆蟲、小型動物、鳥類為食,身型嬌小,停棲時頗似樹幹上的樹瘤,鵂鶹一詞極可能是「樹瘤」的諧音,頭後枕有假眼花紋,可迷惑天敵可降低被捕食的危險,鳴聲音調低沉「咘-咘咘.咘-」、「咘-咘咘.咘-」,四聲鳴叫聲很容易辦認,這個鳴聲也常能引發附近小型山鳥的警戒,可見牠對這些山鳥的威脅有多大了,春季是求偶期較常聽見牠的鳴叫,以樹洞為巢,雌鳥孵卵育雛,雄鳥負責捕捉食物帶回巢中供養.學名:Glaucidium brodiei

櫻花小綠花鳥節.Cherry Blossom and Japanese White-eye.2021

一直以來人云亦云地認為我所拍的櫻花綠繡眼是富士櫻(因為延平南路的花圃解說牌上是用這個名字),日前學長告知富士櫻的花期較晚而且花色偏淡,認為我所拍的應該是河津櫻,然後就上網查一查,品種名稱與實物都有些混亂,我所拍的可能應該叫「寒櫻」或「河津櫻」,再查wikipedia上的河津櫻,看不出有2色花的情形(不過wikipedia在選圖上常常有錯),目前認為叫它「寒櫻」可能比較適合(請參考網路文章:如何分辨櫻花品種?你追櫻了嗎?),以下就以「寒櫻」為名了。

自從搬離台北市生活圈,就找不到適合拍櫻花鳥圖的場域,還在三峽山區找點拍,效果極不佳,昨日看社區外山櫻微開就有小綠造訪,拿了相機拍拍,一位老大姊看到我在拍,就告知隔2個社區有一株櫻花開得很漂亮,很多人在拍,就過去看看,天哪,就是我想找開得盛大又漂亮的「寒櫻」,只有一株,其他數棵都是山櫻花(緋寒櫻),小綠造訪頻率極高(因為寒櫻極盛漸衰,小綠大多停留在山櫻樹上),只可惜因為櫻花種植位置在大樓建築旁,陽光被遮住光線不夠明亮,沒能拍到滿意的畫面,下午再度造訪,發現花況已稍漸稀疏,次日再訪,地上落英繽紛,花期將盡,想要拍攝好畫面就只能留待明年了,不過接下來還是有山櫻小綠接續,應該還能拍到農曆年假期的。

本文內大多為寒櫻,但有可能混了少數山櫻,請見諒。

樹林大冠鷲.Crested Serpent-eagle@Shulin.2020/10/10

自從到樹林民和街拍赤腹鷹(還拍到淡色型大冠鷲幼鳥)、佛法僧後,就會抽空來此地走走,雙十假期沒特別鳥運,不過看到大冠鷲停棲也算有些所得。

三峽黃嘴角鴞.Mountain Scops Owl@Sanxia.2020/10/08

開始嚐試夜拍貓頭鷹,從不會找貓、不會用燈等漸漸摸索出解決方案,終於在2020年10月遇到穩定出現的個體,一開始的紀錄請見:夜拍黃嘴角鴞,可惜之後就只再遇到一次親民的機會(就是本篇文章),距離很近地給拍數分鐘。

以前因為白天偶爾能見到領角鴞棲息在公園或校園,一直認為領角鴞的數量遠多於黃嘴角鴞,直到開始夜拍牠們,才發現山區的黃嘴角鴞比領角鴞更為普遍,從回聲的狀況來看,數量也遠多於領角鴞。

體長約15~17公分,全身大致呈黃褐色,腹面的顏色較淡,雜有黑褐色斑紋。虹膜黃色,嘴喙亦為黃色,因此得名,從低海拔丘陵至2600公尺山區均可發現活動蹤跡,聲音細細偏高,如重覆的「郭.郭-」,與領角鴞雄壯的單音「喔」有明顯的差別.學名:Otus spilocephalus

樹林灰斑鶲.Gray-streaked Flycatcher@Shulin.2020/10/02

樹林民和街拍佛法僧,順道繞繞附近的山路,看見灰斑鶲就停下機車隨手紀錄一下(沒想到這一季就只拍這麼一次的灰斑鶲……),這裡離家近卻是最近才來拍(赤腹鷹大冠鷲(蛇雕)),環境算好,有機會要常來探險。

灰斑鶲是台灣過境期最普遍的鶲科鳥(不含鴝亞科),牠與烏鶲寬嘴鶲較相似,寬嘴鶲胸前無斑紋較易區別,但與烏鶲在辨識上就不太容易了,不過因為烏鶲數量少,大多都是灰班鶲啦(辨識重點就請見烏鶲的文章)。

路邊拍的斑蝶、晚上拍的月亮一起放進來。

total of 3136185 visits